【人物】他們,讓古籍重放異彩
曹陽 記者  剛越 丹東新聞網 2021-06-04 11:11:49

古籍普查登記工作是“中華古籍保護計劃”的首要任務,是對現存古籍數量、品種、級別等次、破損情況和保護環境所進行的調查、鑒定和記錄,其目的是了解、認識全國古籍遺產全貌,進而有針對性地開展保護。

作為遼寧省古籍收藏重點單位之一的丹東市圖書館,高度重視古籍普查登記工作,近些年共在古籍普查平臺著錄古籍1582種、17003冊,為《全國古籍綜合信息數據庫》《全國古籍普查目錄遼寧卷》《中華古籍總目遼寧卷》的編纂提供了較為準確的館藏信息。

本期人物就向大家介紹兩位負責古籍整理工作的專業人士,了解他們在古籍整理背后的故事。

?

周思繁:繼絕存真 傳本揚學

人物簡介:

周思繁,生于1965年。丹東市圖書館正研究館員,2012年開始負責整理古籍工作。

1988年,畢業于錦州師范學院(現渤海大學)的周思繁在沈陽化工學院工作一年后,回到家鄉丹東,進入市圖書館工作。三十余年間,她與書結下了深厚的情緣。

初到圖書館,周思繁的工作內容是負責科技文獻檢索,主要針對企業或科技人員提供產品開發、工藝創新等文獻資料。周思繁的大學專業是物理,這和從事的工作幾乎沒有聯系。為了做好這項工作,周思繁惡補自己匱乏的知識,一邊工作,一邊學習。那時,因為沒有電腦搜索的幫助,檢索各種紛繁雜亂的資料和文獻只能靠手檢。這需要工作人員對相關資料的內容、名錄、作者等情況清晰掌握。那十年間,是周思繁進步最快的一段時光,她不但很好地完成了工作,還閱讀了大量書籍,彌補了她此前的短板。

2012年,周思繁開始負責整理古籍工作。古籍作為人類珍貴的文化遺產,是中華民族的精神家園,其承載了中華文化的深厚積淀,是中華文明綿延五千年未曾間斷的歷史見證。

與史對話,得觀古意,周思繁深感榮幸,也深知肩上的責任?!斑@是可以傳承給后人的財富,是無價的?!?周思繁說,對古籍的整理和保護是一項搶救工程。

古籍整理有標點、校點、箋注、集注、匯注、翻譯、編撰、影印等多種方式,每一種都凝聚了整理者的智慧和心血。古籍原本沒有標點,整理者要把它重新編定秩序,加標點,作注釋,甚至還需翻譯,這些都具有很高的知識含量。

“只有鑒定正確才能保證著錄質量,鑒定若有差錯,必將誤導讀者?!惫偶硎且豁楊H費心力的工作,在周思繁看來,從事這項工作僅懂一點中國書史的知識是遠遠不夠的。比如,在古籍版本的鑒定上,需要整理者有著海量的古籍經驗。這是發現問題并得出基本判斷的前提條件,然后再與文獻考證相互驗證,二者相輔相成。古籍版本鑒定是一門科學,準確鑒定難度較高,無論是紙張墨色,還是字體和藏書印的鑒別,都有賴于長期實踐經驗的積累。經過數年的工作摸索與實踐,目前館藏的3585種古籍,周思繁都了如指掌。

古人用“經史子集”四部分類法統攝典籍,沿用千年,已成為中華典籍文化不可或缺的要素。市圖書館的古籍存放,也是如此分類。走進古籍存放室,淡淡的樟腦球味彌漫在空氣中。周思繁說,古籍的存放環境有著很高的標準,要避光、防蟲、防火、防水,有恒溫恒濕等設備。

隨著工作的深入,周思繁對古籍整理工作不僅投入了大量的心力,也傾注了無限的熱愛。她深知這項工作的責任,始終將嚴謹貫穿于每一件古籍的整理。

2014年6月,在審校館藏善本《續唐三體詩》和《施注蘇詩》兩部古籍時,周思繁發現書中有許多名人批注和評點,字跡工整清晰,書法飄逸秀美,拋開批語內容,僅就書法而言,也應是彌足珍貴的。周思繁思忖,如何把這些文化瑰寶展示給廣大讀者,讓更多人了解古籍、走進古籍、感知古籍、關愛古籍。于是,她萌生了編纂古籍出版物的想法。2015年3月,經過大半年時間的整理研究,周思繁編纂的《楮墨菁華:丹東市圖書館善本古籍概覽》一書正式出版發行,該書襲用“經史子集”分類法把館藏五十種(未含碑帖拓本)善本典籍,從內容簡介、作者生平、成書過程、歷史評價、版本流傳、館藏狀況、破損程度、行款裝幀、批點鈐印等諸多視角予以概述,并拍有大量書影,向廣大讀者展示和分享難得一見的館藏珍品精粹。該書作為丹東市圖書館古籍普查的一項重要成果,在2016年遼寧省圖書館應用科研成果獎評選中榮獲三等獎。

或許,在很多人眼中,古籍整理是一項枯燥且頗費心神的工作,但周思繁卻樂在其中。尤其是在整理中發現珍貴古籍善本,喜悅與成就感油然而生。數年間,明萬歷刻本《廣輿記二十四卷》、清康熙五十三年至五十四年(1714-1715)項絪群玉書堂刻本《山海經十八卷》、清康熙三十八年(1699)愛古堂刻本《劉隨州詩八卷》等三種均是周思繁在普查時新發現的善本古籍,均入選遼寧省第四批珍貴古籍名錄。尤其是明代陸應陽所輯的《廣輿記》,因書中稱明朝為國朝,乾隆年間列入禁毀書目,故流傳稀少。

丹東市圖書館所藏《廣輿記》一直被當作清代刻本,在普查過程中發現其正文北京建制沿革條中無“大清定鼎,仍為京師”字樣,初步定為明刻本,經專家鑒定,確實為明萬歷年間版本。

另外,周思繁還發現一些比較好的本子,如清康熙二十八年刻本《幸魯盛典》、清康熙內府刻五色套印本《古文淵鑒》、明萬歷劉宅民刻本《定園集》、滿漢合璧版《清文匯書》和《圣諭廣訓》,以及傅山五世孫傅履巽精抄本《霜紅龕詩集》等二十余種,都歸入善本保存之列。

善本數量的增加,大大提升了丹東市圖書館古籍收藏的等級和質量,至今先后參加了全部五批遼寧省珍貴古籍名錄的申報,共有25種278冊明清時期刻本古籍入選(第五批待申批中),珍貴古籍數量、古籍等級和質量在省內名列前茅。

“睹喬木而思故家,考文獻而愛舊邦?!敝芩挤背7瓩z圖籍,沉潛于古書之中,一方面可以借此與先賢對話,鉤沉索隱,感受中華文化的無窮魅力,另一方面可以傳本揚學,挖掘中華典籍的深厚內涵,讓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活起來,讓人類文明的薪火傳承不息。

張悅中:敬畏文明 綴連古今

人物簡介:

張悅中,生于1988年。2014年進入丹東市圖書館工作,2015年起參與館藏古籍整理工作。

?

“補天之手,貫虱之睛,靈慧虛和,心細如發?!边@是明代周嘉胄在《裝潢志》里要求古籍修復師所具備的本領。古籍修復不僅是手藝活兒,還要有中國古典文化知識的積累。

張悅中說,自己還不算是一名專業的古籍修復師,他只是通過古籍整理工作,對古籍修復產生了濃厚的興趣。2015年與2016年,他先后兩次前往遼寧省圖書館參加古籍修復培訓班。通過學習,讓他對古籍整理和古籍修復工作,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和認識。

從古老的甲骨卜辭、鐘鼎金文、碑銘石刻、簡冊帛書,到寫印在紙張上的書籍手卷,中華典籍源遠流長,數量浩繁,形式多樣,內容豐富,記述著歷朝歷代人們在典章制度、財政、軍事、哲學、宗教、思想、科技、文學、藝術等等各個方面的偉大成就。然而,由于紙張本身不易保存的特性及自然、人為因素影響,古籍文獻在流傳過程中通常會遭受不同程度的損毀,出現酸化、老化、霉蝕、粘連、蟲蛀、鼠嚙、絮化、撕裂、缺損、燼毀、線斷等現象。而古籍修復師,需用雙手化腐朽為神奇,搶時間拯救古籍,耐心做好修復。

第一次走進遼寧省圖書館古籍修復工作區,眼前的景象讓張悅中很意外。工作區像廚房一樣,有水池、有鍋,有冰箱、有面粉,還有刷子、毛筆、刀具等大小二十余種工具。隨著老師的講解,得知這些器具都是針對修復古籍不同問題所用。

比如被蟲蛀的古籍需要冷藏,以防細菌進一步感染;被酸化的,得采取酸堿中和的辦法,把古籍泡在堿性溶液里;書頁粘連的,得給古籍包上皮紙和毛巾,放在竹屜蒸籠上蒸,讓紙張間的墨汁和水漬慢慢化開;面粉則用來熬制糨糊,陰天濕度大,就熬得濃,晴天則熬得??;修復的書如果紙張厚,也要熬得濃一點,紙張薄,就稀一點。要確保糨糊刷到書頁的時候不濃不稀,粘上毛邊紙之后干凈平整,沒褶皺……古籍修復師的每一個動作都如履薄冰,稍有不慎都可能對書籍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。

“敬畏古籍,才能做好整理和修復工作?!睆垚傊姓f,修復古籍之前,要了解古籍,包括古籍內容、裝訂方法、紙質情況、墨性等。正式修復之前,修復師首先要學會裝訂古籍,查詢書籍版本信息,用拍照掃描等科學技術記錄書籍原貌,然后將古籍拆開,記錄下種種病害,再進行拆頁、編號、選配補紙、清潔書頁、修補、潤濕壓平、折頁、錘平、壓實、齊欄、打眼、穿稔、捆結、裝訂、貼書簽等十幾道工序。

一個新人大概需要半年到一兩年不等的時間入門,而從掌握單純的技術到“做精”的程度,則需要多年時間。每位成熟的修復師,大抵都經歷過拆、洗、補、刷、剪、壓等十幾道工藝的鍛煉。

古籍修復技術具有很強的專業性,同時也涉及古典文獻學、化學、生物學、植物學、材料學等多學科的交叉。張悅中說,目前古籍修復師人才緊缺,未來市圖書館有成立古籍修復工作室的計劃,為此,他始終沒有停止相關學習。而他對館內現存古籍,也逐一進行了簡單的修復。

2021年1月18日到2月6日,張悅中參加了由中國圖書館學會主辦的“古籍與文創”主題細節線上培訓——圖書館古籍鑒定研修班。

再多的理論也離不開實踐的支撐。盡管目前張悅中還不是一名專業的古籍修復師,但通過整理古籍,他積累了豐富的鑒定古籍的實踐經驗,也享受著其中的樂趣。目前,他正參與圖書館古籍元數據項目的摘要填寫工作。為館藏古籍逐冊編寫摘要,這需要作者具有深厚的文學素養,除了對每冊古籍深度了解,還要有很好的文字功底。而這,也恰好發揮了他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的長處。

整理《文選》時,其中有一篇《過秦論》,學生時期他就對這篇文章印象深刻,但再次閱讀古籍上的原文,卻是與課本決然不同的感覺,也讓他有了新的理解;電視劇《大秦帝國》上映前,他便看了原著小說,而古籍中記錄的關于秦國的歷史,讓他可以很快指出電視劇中的一些情節和人物,哪些是歷史原貌,哪些是經過改編的。

博思、嚴謹、細致,是古籍整理工作的核心。確定古籍版本需要豐富的經驗和知識,這是每一名古籍整理工作人員必須了解和掌握的,同時還要有持久的耐性和韌性。越是年代久遠的古籍,考證難度就越大。記得在做一件碑文拓片時,由于字跡模糊,印章也不清晰,無法確認年代及內容,經過多番查找資料,張悅中從細枝末節中發現線索,進一步確認該拓片所拓石碑應是出自醫巫閭山的一座廟宇。然而,縮小了范圍,但至今仍無法確認具體碑文內容。這是古籍整理工作中的無奈,也是一種考驗。

古籍整理和古籍修復,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。古籍整理是連接歷史與現實的橋梁,是“存亡繼絕”的工作,它不僅向人們展示歷史、更重要的是要保留歷史,讓人們在紛繁蕪雜的現實中仍能把握住民族發展的脈絡,挖掘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精華,參與世界文化交流。所以,古籍修復工作更像是在“搶救”歷史。張悅中熱愛自己的工作,他深知肩上的責任與使命,并始終心存敬畏。

?

編輯: 李新新

相關新聞閱讀